Site icon NoteForDataScience

音乐相对论—你一定要幸福

我们真的不再见了。

当时的我难得那么倔强,大抵是并不肯承认,自己对这段感情,并没那么掌控自如吧?

多年以后,磨平了棱角,藏起了锋芒,蛮以为已经处变不惊,百毒不侵,却不想一首歌就冲掉了所有的粉饰。你留在我心里的,并不是蚊子血,而是蚁巢,轻易的掘开了我高高筑起的堤防。在人来人往的街头,想起你,泪如雨下。

Exit mobile version